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
喜欢电影,喜欢绘画,喜欢历史,关注边缘人群

弓小早DEC

© 弓小早DEC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鸟山明的时间胶囊—BIRD LAND PRESS(乔纳森 × iruka)

最近好像掀起了龙珠热,龙珠也是我最早接触的漫画,一接触就把小学和初中虚度过来,以至于最后学了动画……如果这样都没让我成为龙珠粉,那就太对不起书店的老板了

漫亦有道乔纳森:

 

海南版《龙珠》问世的时候,我读初三。时隔多年,我依然能清晰地回忆起第一次捧起《龙珠》的那个下午,小悟空遇见了布尔玛,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我眼前铺开。此后,《龙珠》和《阿拉蕾》陪我渡过了许多美好时光,直至大学毕业。在漫长的待业期里,迫于生计,我将它们一股脑卖给了楼下的租书店。本以为自此与鸟山明先生相忘于江湖,可2005年闲逛书市时,忍不住又将一套中少版《龙珠》搬回了家。回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就无法合拢,我再次踏上了鸟山明漫画和周边的收集之路,文库、单行本、完全版、画集、杂志,鸟山明世界展复制原画……就在自以为收藏终有小成时,《BIRD LAND PRESS》又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

《BIRD LAND PRESS》(鳥山通信,鸟山明保存会会报),是鸟山明粉丝自制的会员制期刊,创办者是东京人氏松本常男。1982年,酷爱《阿拉蕾》的他创建了DR.SLUMP FAN CLUB 。之后,出于“把鸟山明这‘稀有人物’加以保存”的考虑,粉丝俱乐部正式更名为“鸟山明保存会”,而具有鸟山明铁杆粉丝和发起人双重身份的松本常男,自然成为了保存会会长。同年7月,在取得集英社授权后,保存会制作并发行了保存会专属刊物《会报》的第一期。1982年至1987年,这本FANS向刊物共发行了25期。《会报》把目光聚焦于作者身上,把触角延伸至漫画背后,以专业粉丝的角度挖掘着关于鸟山明的点点滴滴。它就像一枚时间胶囊,将1982至1987年五年间有关鸟山明的所有讯息静静封存,是鸟迷不可错过的终极收藏。

 松本常男漫画像

我知道这套刊物的存在已是2010年,此时距《会报》创刊已近三十年,即便在日本,《会报》也属稀罕之物(每年在雅虎拍卖网站上出现的几率为两到三次,价格堪称天价——一本34页,36开大小的小册子,平均价格在四千日元上下)。在GOOGLE搜索“鸟山明保存会会报”弹出的数万条链接里,即便有它的踪迹,也是日本连锁书店“MANDARAKE”曾于某年某月入货的历史消息而已。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下面这段话——“2009年10月14日,鳥山通信,BIRD LAND PRESS 1号から6号,鳥山明保存会入荷”。虽然不懂日语,也能大致明白这话的意思——一家名叫“ほん吉”的古董书店在2009年10月14日收入了《会报》的1至6期。虽然距离这家书店挂出信息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年,但这消息是如此动人,万一这书店还没把它卖出去呢?随后,我就在QQ群里挨个打听谁有日本亲戚,当问到好友“神之手套”时,他的回答让我看到了一线曙光,“嗯,我徒弟正好在日本,可以问问看”。接下去的事顺利得令人不敢相信,“手套”的徒弟给“ほん吉”书店打了电话,得知《会报》可以邮购,而且六本开价仅六千日元,“手套”的同事又正好在日本出差……于是仅仅一周之后,我就拿到了朝思暮想的《会报》1至6期,这真是网络时代才会发生的奇迹!

与前六本《会报》机缘巧合的入手相比,另外十九本《会报》的收集更像是短兵相接的白刃战。2010年以来,在日本雅虎拍卖网站这个看不到硝烟的战场上,我与日本乃至全世界的鸟迷展开了《会报》的争夺,一次次的错过,一次次的惨烈竞拍,一次次的失望与希望。终于,在2013年一个阳光耀眼的午后,我收到了来自日本的最后一个国际包裹。25本《会报》,齐了!

作为一个资深鸟迷,当《会报》摆在你面前,拿在你手中的时候,那种满足感完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虽然《会报》的纸张和印刷平平,排版和设计也只能用“朴拙”来形容,但可贵之处在于其丰富的内容。且不论它完整收录了鸟山明的幻之作品《迷之劫雨者》和《啊哇哇世界》,老鸟为《会报》单独创作、带有“企鹅村”烙印的插画也是其他任何地方都欣赏不到的存在,而那些老鸟与好友的对谈、青涩写真、游历记叙,更是探索鸟山明创作秘密和灵感来源的最佳资料。

巴厘岛之行,不但是鸟山明的一次心灵放松之旅,《龙珠》中天下第一武道会的舞台也在这次旅行中应运而生

《东风大冒险》的幻之草稿,从未见过的剧情,从未见过的人设,在鸟山明的里世界静静沉睡

 在公众的眼中,鸟山明一向带着羞涩的笑容,腼腆而低调。可私下里和好友们聚在一起时,他却像换了一个人,滔滔不绝,妙语连珠。《会报》收录的鸟山明与众多圈内好友的对谈中,既有他与编辑鸟嶋合彦、第一代助手田中久治,以及漫画评论家和作家佐久间晃关于漫画创作和个人兴趣的探讨,也有与第二代助手松山孝司关于模型制作的经验交流。其中,最有趣也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与鸟嶋合彦和佐久间晃关于《阿拉蕾》的一次闲聊——当大家谈及最想拥有《阿拉蕾》里的哪一个发明时,众人哄笑说鸟山明最想要的肯定是放进照片就能变出实物的魔术电饭煲,以他的个性一定会放进女人的裸照。鸟山明笑道:“放外国模特的照片进去,真好~不过变出来了说英语怎办啊?!有点缩卵哎。”大家在爆笑之后继续给他出主意——放进日本女性的照片不就行了。鸟山明认真的想了想,“如果是难搞的女人就麻烦了。比起魔术电饭煲来还是非生命体透视眼镜更好啊(?)。”如此顽皮而可爱的鸟山明,别处可见不到。

“鸟山明近况”这个栏目,则更像是老鸟的日记:第一次上黑柳彻子(窗边的小豆豆)主持的节目《徹子の部屋》的感受,与偶像成龙在家中会面时的心潮澎湃,以及那次抽到了爱读者赏漫画大赛的1号签后不得不在难得的新年假期投入创作地狱的难忘经历——图文并茂的“备忘录”,让老鸟在爱好者眼中的形象更加丰满和立体。而看电影、制作模型和驾驶摩托车出游作为鸟山明日常生活里的三大爱好,也在“近况”里被反复提及。比如看电影《少林寺》的喜悦,对《星球大战﹒西斯的复仇》的绝赞,被宫崎骏的《风之谷》打动后的心情,受到《第一滴血》的启发画出了短篇漫画《贺先生》等等,充分显示出老鸟对电影的热爱。说到对模型的热衷,老鸟提起了以“水田二期作”之名(鸟山明出道前为自己构思的笔名)参加第12次田宫模型人形改造比赛的趣事。虽然首次参加比赛没有得到金赏,但获得了佳作还是让老鸟颇为开心。而谈到摩托车,鸟山明更是无比兴奋,雅马哈50CC 摩托车的购入,坐骑从川崎KR250换成了本田的CBR400,与松山孝司等组成骑行小组驾车在县内畅游的快感,以及在京都找到了发售了17年的古董摩托MONKEY Z50M的狂喜,在《会报》中都一览无余。

《会报》里关于《龙珠》诞生的秘密,也是坊间难见的珍闻。早在第11期《会报》中,就以“保存会超秘情报”为题,提到鸟山明开始大规模的收集与中国相关的书籍、写真,为创作新作作准备,初期成果就是《骑龙少年》。第13期《会报》里,则以访谈、写真及漫画游记的方式,完整记叙了鸟山明为了新作前往中国的取材之旅。1984年5月11日至5月20日,29岁的鸟山明携妻子鸟山由美游历了北京、昆明、桂林和上海4座城市,鸟山由美还以此创作了名为《中国探险队》的短篇漫画。故宫的磅礴大气,在月球上能看到的建筑物——万里长城,石林的奇,桂林的秀,道路上比汽车还要多的自行车车流,中国民众身着的带有“黑色朋克风”的中山装和中国帽子,都给鸟山夫妇留下了深刻印象,之后《龙珠》中乌龙的造型、小悟空的家和乐平栖身的洞窟,都不难见到这次中国之行留下的影子。而第15期《会报》的《龙珠》大特集,则以时间线的方式整理了完整的《龙珠》年谱——81年10月鸟山明与妻子订婚时,逐渐受到了中国文化的影响;82年4月,在《阿拉蕾》里出现了来自中国的摘氏一家人;83年,他构思并创作了《龙珠》的雏形作品《骑龙少年》;84年初,他决定新作以中华大地为最初舞台,并在中国取材之旅结束后为新作绘制了三稿不同的设定。正是有了上述层层铺垫,才有了《龙珠》这部传奇漫画的顺利诞生。

 

不过说到《会报》最棒的部分,还在于收录了鸟山明传奇的原点——1977年、1978年获得JUMP月例赏的《迷之劫雨者》(Mysterious Rain Jack)和《啊哇哇世界》(Awawa World)。这两部作品除了在《鸟山明保存会会报》的3至6期登过外,从未在其他刊物完整刊行过。以今天的眼光看来,这两部漫画的素质实在不能算高,但从这两部画功平平的漫画里,却让人了解到三件事。第一,作为一个初出道的漫画编辑,鸟嶋合彦眼光独到,他就像一个在石头里发现璞玉之资的玉匠,在这两部漫画中看到了一个可造之材的影子;第二,鸟山明真是一个不世出的奇才。在鸟嶋合彦“退稿”的怒吼声中,他的画技突飞猛进。距创作这两篇漫画不到一年时间,他的出道作《奇异岛》在画风上已经脱胎换骨,展现了老鸟对漫画的悟性和他的不懈努力;第三,虽然《迷之劫雨者》和《啊哇哇世界》画技稍显稚嫩,但老鸟的独有风格在这两部漫画里已经基本成型——对电影的迷恋,对《星球大战》和《超人》的戏仿,对外星生物和恐龙的热爱,基于美国电影、日本神话、民俗故事诞生的千奇百怪的角色,“利用可乐飞天”、“见豆子会晕掉的雷神”、“劫雨者”等百用不厌的桥段,以及“一切皆有可能”的奇妙世界。这一切都证明鸟山明的漫画世界观已经初步建立,他不再是那个“只知道画星球大战人物的家伙”了(鸟嶋合彦语)。

时光人事随年改,1987年,发行了25期的《鸟山明保存会会报》突然停刊,鸟山明保存会也曲终人散,只有25期《BIRD LAND PRESS》作为这个奇妙组织曾经存在过的证据。保存会解散后,《鸟山明保存会会报》也逐渐被人淡忘。二十多年来,它们或静静沉睡于收藏者的书架与阁楼,或辗转流落于二手书店和网络,等待着与有缘人的相逢。

幸运的是,我遇见了它们,它们也遇见了我。

PS 1:这篇稿子的缘起,来自2013年底北京之行时驰骋大人的约稿,后来文章刊载在《新干线》2014年的秋季刊上。《新干线》对于国内漫迷的意义,不必我多说。从很多年前一本一本追《新干线》,再到为《新干线》撰稿,只能说我与这本杂志缘分不浅。能与驰骋、雪鹰、Multivac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共同出现在一本刊物里,是我的莫大荣幸。

这次将文章转至博客,其实是为了避免这个博客完全荒芜的一点私心作祟,在此多谢驰骋大人的成全。

PS 2:除了拙作,King还将我寄去的材料翻译制作成了一篇独立的主题——《龙珠的前世今生》,内有《F.S.P遥远星球传奇》和《东风大冒险》两个幻之短篇的珍贵史料,以及龙珠诞生的史前列表,正如我在文章里所说,这些内幕消息俱是坊间难见的珍闻。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你是鸟山明迷或是龙珠迷,这本《新干线》秋季刊都绝对值得入手。

PS 3:值得一提的是,纳总在这本《秋季刊》中也有一篇重磅主题——《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大暮维人的早期三部曲》,并且享受了全彩页的待遇,摊开书来,好一片烂漫桃色。可恨的是,在纳总的这篇文字里,隐去了成全他完成三部曲收藏大业的我的身影,将我定义为“同样有收藏漫画爱好的同好”......

PS 4:这篇文章是我与iruka联手合作的产物。今年是鸟山明先生六十周岁,也是《龙珠》完结二十周年,我和iruka接下去会采取各种形式完成一系列有关鸟山明先生的文章,并在其中注入我们最大的诚意。



 

来源:乔纳森

评论
热度(62)
  1. 果狸you're terrible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支穷蘑菇🍄漫亦有道乔纳森 转载了此文字
  3. 道梦 - FAKETOyou're terrible 转载了此文字
  4. 弓小早DEC漫亦有道乔纳森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好像掀起了龙珠热,龙珠也是我最早接触的漫画,一接触就把小学和初中虚度过来,以至于最后学了动画……
  5. Gavin_Wood漫亦有道乔纳森 转载了此文字